嘘堂

嘘堂简介


中年痴呆症患者

嘘堂

嘘堂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第七日

流焰瀑騰哈利法,第七日晨啟銀匣。眾人巡禮斂白袷,旨酒葡萄薦安拉。海波既平可放鴿,鴿哨既遠海波閤。欲拾珊瑚與蜜蠟,鴿哨如波海如榻。榻上誰拭重樓甲,禁寺秘語固不乏。我昔曾瞻巴別塔,塔下無人應我答。日入日出夢交雜,天明且自啖羊胛。

除日待客

瓦釜文攻白肉脂,雪夜獨起辦除炊。高湯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1/2/5 14:13:05 嘘堂 阅读(12764) | 评论 (8)编辑


昨夜微霜初渡河——嘘堂访谈录

采访:百花潭
协助采访:问余斋 苏无名
采访时间:2009年11月

嘘堂。安徽合肥人。2001年涉足网络诗坛。

百花潭:嘘堂您好。非常欢迎你参与我们百花潭的诗人学者访谈系列。循惯例,我们从网名开始。你用嘘堂为名,有何寓意?上次在胡晓明先生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2/22 4:45:20 嘘堂 阅读(6663) | 评论 (3)编辑


女主人公

可是在现实生活中,你可听见
我怎样把活着的你呼唤。

——阿赫玛托娃




Ⅰ她们

春天释放的力量。有时夜晚
比白昼更喧嚣,在静立的槐树的潜梦里。
不肯说话的人啊,还嗅吸着自己的旅程,
飞蛾扑向被路灯看穿的叶底。

说话的欲望膨胀于根部。但不能说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2/22 3:39:30 嘘堂 阅读(5915) | 评论 (2)编辑


練習簿

“布羅茨基在書裏……”

布羅茨基在書裏,綠封面,
還有幾十張泛黃的舊照。
這本傳記從彼得堡開始,
將涅瓦河邊的穹頂噬咬。

這與我無關。顯然,鱗片般的雲
是空氣中未晾乾的草料。
刮磨銀器的聲音潛入辦公室,
秋天,這聲音很遠就能聽到。

毀滅早已開始。同時開始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2/22 3:38:31 嘘堂 阅读(5203) | 评论 (1)编辑


十四行集

“許多個夜晚便只此一瞬”

許多個夜晚便只此一瞬,
是什麽引著我向你走來?
殿宇的倒影象陪襯著你,
馨香的聲音在水上漾開。

我想問你:該停留多久?
怎樣的長久才值得緬懷?
於美中耗盡,靜中滋養,
都不曾有過額外的光環。

須叟的生死卻因你生色,
透明的蓮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2/22 3:37:35 嘘堂 阅读(5496) | 评论 (2)编辑


新詩集

異鄉

有一些時候,我熱淚滿眶,
我還活著,得感謝上蒼。
避開世界,它們正緩緩地流淌,
苦難中的一切都如此短暫,
象一道無法逾越的抑鬱目光。

至於那些矗立在我面前的幻象,
每一個夜裏審視我的憂傷。
空曠陰森的大殿裏,
我掩面跪下,熱淚滿眶——
在被愛者的膝前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2/22 3:36:35 嘘堂 阅读(6924) | 评论 (7)编辑


考古集(噓堂自選詩•2008、2009合卷)

有子
天不仁兮,維天之廣。地不恤兮,維地以方。維茲四月,草木蒼黃。水決其陰,山覆其陽。
震而怒也,莫之諭也。土崩瓦解,莫之拒也。有聲如雷,耳曷可塞。有肉如糜,骨不可剔。
匪我不德,天不畜也。匪我不逃。命不速也。我死我以,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2/22 3:27:22 嘘堂 阅读(6372) | 评论 (3)编辑


中潰集(噓堂自選詩•2007卷)

詩部——

思汝如春隴
思汝如春隴,晃動萬花筒。由晨及黃昏,星圖復種種。寥遠固足惜,成相惟一孔。有痛不能加,有光不盈捧。窄徑花徒鮮,來接詩人踵。匿身復匿名,將何領深寵。問汝汝不答,高樓披銀汞。不答亦無妨,寂靜正裁冗。

上元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2/22 3:25:19 嘘堂 阅读(5577) | 评论 (1)编辑


輪盤集(噓堂自選詩•2006卷)

有辭
精裝書封面,冷落桌一隅。詞語皆戈立,自逆並分途。
眸酸時遠眺,春華正長驅。韁羈誰在手,損闋補有餘。

欲叩寂寞者,今可過我居。街燈似括號,對奏為弓弧。
新綠當深鞠,轉黃俟秋初。努力覓一辭,莊嚴於虛無。

飲酒之九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2/22 3:24:44 嘘堂 阅读(5873) | 评论 (2)编辑


布幔集(噓堂自選詩•2005卷)

不敢怠於詩,而竟怠以時。流年不可挽,餘者亦當辭。雲泥圬手爪,道路避鼓吹。我在猶未在,將何起深思。 ——噓堂識

有鴻
有鴻在野,哀鳴啞啞。
曰反舊枝,不獲其駕。

舊枝多棘,故土如炙。
其鳴不祥,見逐見射。

鴻不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0/2/22 3:24:09 嘘堂 阅读(5722) | 评论 (1)编辑


嘘堂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